一只咸鱼

一只咸鱼🐠

(检2模拟器预警)冥是真的很宠美云啊hh
p1 冥担心美云啦
p2 御剑:你说我有什么办法
p3 御剑表示连他都看不下去了

【梧桐山组】丑闻(1)

梧桐山组(盐高深外/深外盐高),大概是冷圈中的冷cp

如果有盐高学生,看标题,注意避雷

期中考试前皮一波原定是小短篇,结果……可能五章之内完结?

现在玩山竹梗是不是有点晚?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深外开着16度的空调,裹着厚厚一床棉被蜷缩在床上,满脸写着“怠惰”二字——甚至就连床头柜子上的gaga也不能唤起她把手伸出被子的欲望。“暖かい布団の中にとっても気持ち良かった~(暖暖的被子里好舒服)”她嘀咕了一句,用脸蹭了蹭头旁边的被子。


突然有人敲门。


深外表示她绝对不打爆门外那家伙。


深外强行把自己从棉被中间拖出来,敲门还在不断持续,而且越敲越大声,这让她甚是烦躁,几乎是用尽最大的力气一把拉开了门。


“哟!好久不见啦,深外酱。”熟悉的笑脸,有种厚颜无耻的感觉——这是深外看到那人之后的第一想法。“深外酱你买了gaga?我还以为你会给学生们做好少喝甜饮料的表率呢。”盐高忽视了深外难看的表情,自顾自地说下去,边说还边向门里走:“我也要喝——嘶,好冷……都几月份了你还开空调?”顺手给她关了。


紧接着,盐高非常自觉地坐到深外床上,拿起了gaga。


“……盐高。”深外正儿八经地喊了她的名字,正要发作的同时大脑被这个名字唤醒——这是盐田高级中学,自己的邻居;自己是深圳外国语学校,盐高的邻居。


自从上次在梧桐山上看台风之后,有一个多月没见面了呢。


深外迅速整理好情绪,换上那副平日里的温婉笑容:“是呢…好久不见,盐酱。”明明之前也没有见的多频繁,但是客套话必需得说啊……不过,盐高似乎没有把这话当作单纯的客套。


“这也正常,因为我深陷丑闻了啊,所以这段时间都不能正常地出现在大众面前了。”


气氛突然有些僵化了。


深外保持着微笑——她听说过那件事,那个台风留校事件,盐田高级中学在台风的日子试图把学生叫回学校补课的事。虽然这件事情由盐高方面的妥协而告终,但是给人留下了话柄。后来他们又以标榜自己的防台措施来减低舆论,却被山竹狠狠打了一巴掌。说实话,深外是不能理解的——台风天,学生们不来学校不是更好吗,不用承担风险什么的——当然,这些话她是不会对盐高说的。


这么一想,或许她那天硬拉着自己去看台风……是为了发泄?


沉浸在自己想法里的深外没有注意到盐高钉在自己身上的视线。


“深外酱。”


“……啊啊,怎么了?”


“你笑得真难看。”


盐高挑起眉毛,边喝着手中的gaga边说道。气氛直逼冰点。


深外最终放下了已经僵硬得不能再僵硬的笑容,摇了摇头:“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?”


“唔……校领导那群老家伙们说想把我锁在学校里避避风头,不让我出去——毕竟现在就连我自己的学生都对我没什么好感——但是我还是跑出来了。跑出来之后呢,我就想,要躲在哪里呢……”


“于是你就想到了我。”深外在盐高之前接下了她的话:的确,有谁能想到,一个学校会躲在另一个学校里呢?深外心里的第一个想法是赶她走——毕竟她现在可是丑闻缠身,要是让别人知道她躲在自己这儿……不过深外可不会愚蠢到把这话直接说出来,只是默默地避开了她话里最关键的部分,做了无关紧要的回复:“我的学生也经常在背后吐槽我……一般来说,学生就没有特别喜欢自己学校的。”


“至少,你还有很多外校学生崇拜。”


“……”深外一时间无法反驳,“你总不能一直躲着,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?”


盐高似乎是听出了深外话里的意思,“深外酱,你不会想把我丢出去吧——外面那么大的雨,而且天又马上要黑了——至少让我呆过今晚吧……”她终于放过了深外的gaga,双手在胸前合十,十指交叉,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姿势。


深外看着她夸张的动作,最终还是松了口:“真是拿你没办法啊,盐酱……”


“我就知道深外酱是个温柔的孩子!”盐高刷地一下站起来。


温柔吗……或许这就是自己表面上一直给大家的印象吧。


【梧桐山组】台风一日游

梧桐山塑料姐妹花台风一日游
(深外盐高/盐高深外)

—— 1 ——

盐高对于观测台风的热爱,深外是知道的,但对于盐高对死亡的渴望,她是一点都不知晓,也不想知晓。

“深外酱,这阴天多舒服!”盐高张开双臂拥抱空气,“山上就是凉快!”

如果盐高对于死亡没有渴望的话,深外无论如何都想不出第二个理由——关于她一大早把自己拉到梧桐山上看台风的理由。

“盐酱,这可不是什么小台风啊,我们还是回去吧——还有,凉快的原因恐怕不是因为在山上,而是台风……”

“嘁。”盐高回头瞟了一眼深外,“深外酱你就跟那些学生一样没骨气吗?”

“山竹是很可怕的啊,盐酱。”

“越是可怕的东西才越有吸引力啊!”盐高跳到一块大石头上:“你难道不想看看吗,我们的学校被风雨当羊肉涮的场景——啊啊,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!!”

深外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:“盐尔基小姐你饶了我吧。”她看着盐高的星星眼,心中升起一丝不安的预感。

—— 2 ——

“啊啊啊啊啊!”深外双手抱着一棵大树的树干,下半身在风中摇曳。

“坚持住啊深外酱!”盐高一只手死死抱住深外的腰让自己不要被吹走,另一只手拿着手机疯狂拍照,“真是壮观的台风啊……深外酱,你看那栋在雨里挣扎的建筑物,建的蛮漂亮的嘛。”

深外抬头看了一眼:“……那就是深外啊。”

“还有一栋在那边,它也在努力挣扎——不知道它建在那么高的地方干什么,不是很容易就被台风吹翻吗?”

深外低头在袖子上蹭掉脸上的水,定睛一看:“呃…盐酱,那好像是盐高耶……”盐高明显没有注意到深外的吐槽,一脸兴奋地拍着照片。

—— 3 ——

“救命啊——有没有人啊——”已经在树上扒了两个小时的深外开始了毫无意义的呼救,“盐酱,别抱着我睡觉啊,这可是在大雨里啊!盐酱,你快醒醒!”

一直抱着深外腰的盐高睁开双眼:“干嘛啦深外酱,刚刚拍照片拍的好累啊……”

“那那那我们来对诗,你可别睡着了。”深外脑子开始快速转动:“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。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。”

盐高毫不思索:“我住山之头,君住山之尾。夜夜思君不见君,喝我洗脚水。”

“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啊盐酱!”

—— 4 ——

最后,深外和盐高是一路爬回去避难的。

《无言》
是先前那个莫名其妙小短篇的正式版
追加内容在p5~8 (剧情解析)
正文p1~4
后记比正文长系列

Scigns(2)

前文戳头像
本文大部分使用第二人称,深外主视角
是深圳校拟遇上《reigns:her majesty》设定的故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由于你害怕再次被人在夜里刺杀,你叫了亲卫队的人守在房门口,但上一次刺杀了你的那个人并没有来。

是因为自己改变了前面发生的事的原因吗?

你回想起那位万物之母的话,所谓“永恒的王后”——莫非指的是自己会在无尽的轮回中一直作为王后,不得解脱吗?如果真是如此,那万物之母又为什么要这样做?还有,为什么自己完全没有当上王后之前的记忆?

这些问题短时间内都无法得出答案,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“这一世”的生活继续下去。

你本来是抱着这样积极的心态的,但……

翠园拍着你的卧室门:“王后陛下,请您注意作息,身为一国之母,早上八点还不起床是不行的啊。”

你败给了起床这件事。

你连忙爬起来,叫来几个侍女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,终于走出了卧室。

翠园见你走来,抬手拨开遮住她半张脸的绿色头纱,“您的加冕日快要到了,王后陛下,请允许我给你介绍一下加冕仪式——您要向前迈一步,然后向后退两步,接着轻轻拍手,最后喷洒你那迷人的香水,明白了吗?”

真够麻烦的,你在心里说。

“明白了。”你还是不得不应下来。

你觉得手里一沉,是翠园把皇家香水塞到了你手里……啊,这东西,比想象中重呢。你又在心里吐槽了一句。

在翠园老妈子般的监督之下,你每天都要演习好几遍。几天后,在你的加冕仪式上,你几乎是机械性地做出一整套动作。

仪式之后才是你真正期待的事:加冕舞会。

国王深中并没有来参加,但对于你来说,他来不来都没关系——虽然你已经是名义上的王后了,但其实你和国王的关系还停留在“只是熟人”的阶段。

你看着在舞池里玩嗨了的你的侍女,装出一副端庄的形象,坐在高台的椅子上微笑。

“抱歉…我可以邀您共舞一曲吗,陛下?”

你转过头看向声音的主人。那是一位女性,一位头上戴着像花一样头饰的女性。你知道同性共舞或许不符合目前国家主流宗教的价值观,但是,管它呢!

——说好的要当一个好王后呢?

你向她递出一只手,她拉过你的手,你顺势站起来,看着她一边低语一边走近。

“我叫做盐高,是丛林夫人派来向您介绍万物之母的,这片土地需要一位传统的王后…”

你失了一下神,但随即立即勾唇笑道:

“有趣。”

她点点头,看上去对你很是满意。

虽然她自称是知晓万物之母情况的人,但在那场加冕舞会上,她对你抛出的所有问题都不予理睬或是选择转移话题——姑且认为她是碍于加冕舞会鱼龙混杂,不愿在舞会上讨论此事吧。

你并不着急,反正你最不缺的就是时间。

永恒的王后……

这个称号听上去确实诱人,但同时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。

你深深陷入自己的思想无法自拔,从而没有注意到从角落投来的那束目光。

——别掉以轻心,我的孩子。

万物之母的声音突然在脑内响起。

你一脸惊恐地看向四周,只可惜,你什么也没有发现……

—tbc—

上次宝中参加梦没了声的脑洞的衍生作品
1p《要是能重来,我要选bz》
2p《爆炒红岭鸭》

Scigns (1)

标题“scigns”是“school”和“reigns”各拆两半拼起来的词。
又名“当校拟遇上《reigns:her majesty》”、“深外的一百种死法”。
为了使文章更合理并且贴近校拟,在游戏原作的背景上稍加了一些改动。
深外中心,全文大多使用第二人称(即“你”=深外)。开局略轻松,后期可能有奇怪的表现(?),总之前后风格估计会差很大……
ok?let's go →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~ 0 ~

啊,我亲爱的。

请不要被所见的事物蒙蔽了双眼。

你渴望成为“唯一”吗?

你不用马上回答…

——因为我会在“那个时刻”等着你。

→第一代王后  999~?

你的身边缠绕着金色的阳光,将身上的长裙烫成相同的颜色,你的侍女伏下身恭恭敬敬地为你整理好裙摆,随后退到一边。

你一脸迷茫。

迎面走来一个身材挺拔的女子,她站在你面前,将你上上下下审视了一番。

“啊,看上去很精神嘛——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翠园,是来告诉您宫廷知识的。”她面带微笑地行了个礼,对你解释道,“陛下,您看上去有点不知所措,不过没关系,历代王后都会有这样的表现。”

可是你现在连自己的身份都不太清楚,只隐隐约约记得自己的名字——深外。自己好像被什么人这样称呼过。

翠园选择无视你依旧迷茫的表情,继续说下去:“身为王后,您应该虔诚但不盲目,亲民
但不染俗,坚毅但不锐利,节俭但不小气。”她的声音从你左耳朵进去右耳朵出来,经过长廊墙壁的反射又从右耳朵进去左耳朵出来,把你的耳朵穿过来穿过去穿了个遍。

你有点不适应,但内心有个声音告诉你不要随便插嘴。

翠园用一种十分官方的腔调继续说着宫廷里的其他规矩,中间完全没有卡壳,但你已经听不进去了。

——她该去当个主持人。

你在心中暗想。

接下来的二十分钟,你放空头脑,一直呆呆地杵在原地,甚至连翠园已经离开的事实都没发现。你的侍女终究是看不下去了,小心翼翼地唤了你一声王后陛下。

“陛下,我们应该去见国王了。”你的侍女随即提醒道。

你在完全搞不清楚现状的情况下见到了国王,然而,你不认识他,他也不认识你。“你就是深外吧。”他先开的口,“我知道我们互相不认识,不过我的母亲一开始也是这种情况。”他的语气仿佛在说和自己不相干的事。

而这次见面也只持续了十几分钟。

就连国王的名字“深中”你都是从侍女那里得知的。

因为是刚上位的王后,你在一天之内见了很多陌生的宫廷人士,在和这些人的交谈中,你了解到自己的一些情况——你的身份是西方一个国家的公主,因为政治联姻的原因才远嫁至此。

你忙活了一天,终于等到了晚上——可以歇口气了。你打发走了侍女,躺倒在床上,长长地松了口气。

突如其来的一阵风吹开窗帘,有人打开了你的房间门,你试图从床上起来,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,也发不出声音。

以你的视角看不见那人的脸,你只知道那人朝你走了过来……随即便是刀尖刺入身体的疼痛。你疼得想大叫,但依旧发不出声,最后只得任由意识一点点远去——

不该是这样。

你在一片黑暗中听见有人对你耳语。

……

孩啊……

我亲爱的的孩子啊……

我是万物之母……

你是我众多孩子里最特殊的一个……

你将会是永恒的王后……

永远……永远……

你看见你冰冷的尸体仰躺在床上,双目还不甘地睁着。

不知何时,尸体的手中多了一本空白的书……

第一代王后,999~999←

→第二代王后,1000~?

你再次睁开双眼,看见窗外熟悉的夕阳。

——你再次被告知,你成为了王后。

虽然还是不太清楚情况,但这次你学聪明了,不再只是一脸茫然地和众人对话,而是注意起了周围的环境。

你的侍女告诉你,你继承了上一任王后留下的遗物——一本空白的书。“上任王后是怎么样的人?”你看着眼前和上一次没有任何差别的侍女,问道。“上一任…王后陛下……?”你的侍女绞尽脑汁思来想去,愣是答不上这个问题。

你叹了口气,轻轻掂了掂手中的空白书。

—TBC—

咸鱼的深圳校拟短篇

(玩梗有,大量沙雕有,低级谐音取名有,慎入)
(每篇后面都有梗源和一些废话,不想看可跳过)

1、套鸭的汉子
浅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火红的圆日,下面是山边的养殖场,都跑着数不过来的红色的鸭子。其间有一个头戴遮阳帽的少女,项上啥也没有,手里啥也没有,也没有什么东西让她刺。¹洪铃只是一个自称山里人的养殖场女孩,有个叫做洪领的双胞胎弟弟。

Anto Mountain养殖场饲养着一大群红色的鸭子,这种红鸭是Anto Mountain的特产,申镇市的人们都很喜欢它们。

但是……

洪铃呆呆地看着那只飞出篱笆的红鸭的背影,手还悬在半空中。

红鸭的出逃事出突然,在那鸭子开始助跑的时候洪铃还没反应过来。等她抄起打鸭棒时,那鸭早已溜之大吉。

洪铃赶紧找来弟弟洪领商量对策,沉稳的弟弟拿上套鸭绳,上山找鸭去了。

小心翼翼地前进了一会儿,洪领终于看见了那红鸭。那鸭用两爪攀着地面,身体再向上缩;它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,显出努力的样子,这时洪领看见它的背影,他的脸上立即绽开一个笑容。²洪领拿着绳子,向红鸭缓缓靠近,他正准备甩出绳子,不知道哪里飞出来一个套索,在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,套住了鸭脖子。

洪领的目光顺着套索的绳子找到了套索的主人——高集,一个踩鸭(hua)贼,每只被他抓到的鸭子都逃不过他的魔脚。

洪领心中暗呼不妙,三步并作两步,走上去踩住了地上那条绳索。

高集用力拖拽套索,可那鸭和洪领愣是半步未动,他气急败坏地向洪领喊了一句:“洪领,你有本事踩绳子,你有本事过来啊!过来啊,过来啊!³”

天知道他想洪家姐弟养的鸭子多久了,他可是天天盼着抓到红鸭的这一天啊。

洪领甩出手中的绳子,套住了高集空着的那只手的手腕。高集作死般地将手往后一抽,那绳子便死死勒住了他的手腕。

高集灵机一动,想到了一个既可以避免冲突 ,又可以踩到鸭的方法。他抬眼对上洪领的目光:“我的邻居告诉我,用绳子套住别人手腕是求婚的意思。”

远方的严柯伊苑(眼科医院)打了个喷嚏。

洪领:???

高集就这样赖在了Anto Mountain养殖场,天天对着一院的红鸭踩来踩去。

洪铃救治了受伤的第十七只鸭子之后忍无可忍,于是想了一个办法去赶走高集。

洪铃神神秘秘地将高集拉到一个小角落:“高集,我知道我那不懂事的弟弟对你做了那样的事,因此,为了促进你们之间的了解,我决定告诉你我们的秘密——山顶上不是有个山寨吗,那里的寨主就是我们的父亲……”

洪铃编造了一些个烧杀抢掠的事件抹黑山寨,高集对此深信不疑,夜里悄悄咪咪地走了。第二天早上,洪领到哪里都找不见高集,知道他肯定是不告而别了,于是背起行囊就往高集的家乡去了……

201x年,x月,xx日,日记内容:
我是洪铃,Anto Mountain养殖场场主兼山寨真正的寨主,一个赔了弟弟又折鸭的可怜的山里人。
我的弟弟,那个只给我留了个字条就离家出走的混蛋,正在去高集那小子家乡的路上。
路途遥远,他也不带几个红鸭蛋在身上,要是饿了怎么办,想家了怎么办……
你快回来~我一人承受不来~
日记结束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①梗源《少年闰土》
②梗源《背影》
③雪姨台词梗
我一开始只是太执着于红岭鸭才写了这个故事,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写成了这样的狗血又有点爱情的故事(虽说原本定位就是沙雕文),可能会有后续。

2、神镇家探案记
神镇 衷学(深中)是校拟高中的一位高二学生,他最大的爱好便是铺床。

神镇家有三兄妹,神镇 衷学刚才已经介绍过了。而他的弟弟神镇 石砚(深实)和妹妹神镇 外羽子(深外)都是初中部的学生。在弟弟妹妹小时候,神镇 衷学还不会铺床,只好让弟弟妹妹都睡在桌子上——听说神镇 石砚一直把那件事记到现在。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,神镇 衷学苦练铺床,在技巧成熟之后天天帮弟弟妹妹铺床,久而久之就被传成了“喜欢弟弟妹妹的床的变态哥哥”。

但是神镇 衷学并不是那种在乎他人对自己看法的人。

那天早晨,神镇 衷学迎着清风走进校门,一眼就看见了公告栏那边围着的一群人。他走过去,只见他的同学南山 外果雨(南外)往公告栏上贴了什么东西。

他凑近一看——是寻人启事。

“家兄宝冢 高一(宝中),近日意外失踪。如若有人寻到家兄并带至吾面前,吾将赏那人十套新被子,绝不食言。From 宝冢 初一(宝中初中部)”

“有人叫玉材(育才)他帮宝冢 初一把这东西贴到公告栏这来,我上去调侃了几句,没想到那家伙既然说要我们比一比,谁赢了谁就有资格贴这东西……现在想想,我估计是被耍了。”南山 外果雨耸耸肩,对神镇 衷学解释道。

神镇 衷学的目光聚集在“十套新被子”上,心里想着怎么把这些被子赢回去铺床,从而没有注意到他身后的一道目光……

下午五点,神镇 衷学从高中部翻墙出来,又翻墙进了初中部,落地的位置正好在神镇 石砚和神镇 外羽子的教室外面。

石砚用一种复杂的目光注视着神镇 衷学,摇了摇头。

放学之后,三兄妹在小树林碰头。

神镇 石砚双手插兜,走到神镇 衷学身边:“你来干什么?”“我来找一个叫宝冢 初一的小弟弟。”神镇 衷学面带微笑,回复对方。

神镇 外羽子表示自己不在现场。

“…宝冢 初一?”神镇 石砚低头思考了一下,随手指了教学楼的某一层,“估计在那边的教室。”“石砚你带我去吧。”神镇 衷学请求道。

外羽子继续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

神镇 石砚叹了口气,斜眼看了一下衷学:“好吧……你对宝冢突然感兴趣了?”说完,他没等神镇 衷学回话,便自顾自地带起路来。

神镇 衷学边走边同石砚和外羽子说了宝冢 高一失踪的事情——这也是他来找宝冢 初一的原因。

…………

当宝冢 初一看到神镇一家站在教室外指明要找自己时,还以为说他们坏话被他们发现了。不过,当神镇 衷学开口说完第一句话,他就知道自己多虑了。

“啊,你好,我是你哥哥宝冢 高一认识的人……我可以去你家里调查一番吗?”

——哼,调查?你把我家当什么了?

宝冢 初一后撤一步。

“……请便。”

宝冢家给人一种空荡荡的感觉。这是神镇一家三人见到宝冢家的第一感觉——

还有谁家会只在客厅里摆一台冰箱和一台电视机的啊!

“哥哥之前住的房间就在冰箱背后。”宝冢 初一轻松移开挡在门前的冰箱,露出后面的木门,“你要搜查就搜吧。”

神镇 衷学本以为搜查会稍微有点难度,没想到一拉开抽屉就看见了一本宝冢 高一的日记,其中一页的内容是这样的:

我是高中生吃货宝冢 高一,原本是一名全校知名的吃货,每次都冲在饭堂第一线。不幸的是不久之前吃了来历不明的食物晕倒……当我醒来时,我发现我的身体缩小了!我人虽然变小了,胃还是原来的吃货胃。不管发生什么事,食物,我都能吃完!¹

神镇 衷学一头黑线地放下日记本,带着弟弟妹妹走到房间外,“我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——宝冢 初一,其实你就是变小的宝冢 高一假扮的吧!”

“宝冢 初一”额前有冷汗滑落:“喂,如果我就是哥哥的话,那原本的我呢?”

“啊!”神镇 外羽子突然跳出来,“我记得宝冢 初一是很迷恋他的哥哥的,所以他一定会帮你的……你之前在学校的时候,说要去上厕所离开了一段时间,估计就是给真正宝冢 初一通风报信,让他配合你演戏吧。”

“在你吃了不明食物变小之后,因为年轻时候的你和宝冢 初一长的十分相像,迷恋于你的宝冢 初一就把自己的身份让给你了吧。”神镇 石砚接着外羽子的话。

“在接到你的通风报信之后,你的弟弟就赶紧收拾东西离开了家吧……不过,你算漏了一点——刚刚那个房间其实是真正的宝冢 初一的房间吧。他走之前特地用冰箱挡住自己的房间门,其实就是为了不让我们调查——但你这个愚笨的哥哥,希望假借弟弟的房间来糊弄我们。不过,你估计没有想到,你弟弟迷恋于你的程度,已经到了要偷取你日记的地步了吧……”神镇 衷学做了最后的总结,晃晃手中的日记本。

宝冢 高一跪倒在地上。²

“啊……你们说要来搜查的时候,我果然应该阻止你们的。”他耸耸肩。

“但是,宝冢,我还有最后一件事不明白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为什么要自己发自己的寻人启事?”

“…我的寻人启事?”宝冢 高一他一脸茫然。

“…诶?!”四人同时大叫起来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①梗源《名侦探柯南》的经典开场白
②《名柯》里大多数犯人被揭露后,犯人都会下跪的梗
写着玩玩的根本就没有侦探的探案记,一开始只是想玩玩那个开场白的梗,就照结尾留的这个悬念来说应该是有后续的。

3、Umi no Heats
“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你还是小孩子呢~躲在他的背后,好像很胆小的样子……一转眼,就长这么大了啊。”

我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,不敢与她对视。

“海风吹着好舒服啊——呐,小万科,在海边长大的感觉是怎么样的呢?我一直都住在看不到海的地方,海边一直都很少来……上一次看海是什么时候呢……”

她将碎发撩到耳边,安静地思考着。我抬起一直低着的头,小心翼翼地瞟向她的侧脸。

明明那时候,是小孩子的人是我啊,为什么我记得比你还要清楚呢。那个时候,我才到你的大腿那么高吧。我还记得那时你穿的白色裙子,还记得那时海浪的声音。

“困了吗,困了就睡一会儿吧。”

她微笑着。

云里雾里的情愫早就发了芽。

那时,她是这个行业的佼佼者,而我只是刚出生的孩子。

偶尔,在她的梦里,会出现海浪的声音。那种甜美的,像是棉花糖一样的梦,仿佛她还是青涩的少女。

我悄悄握住她的手。

不是梦哦。

我微笑着闭上眼睛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主角是深国交(深圳国际交流书院)和万科(万科梅沙书院),没错,两所国际学校,还是私立的。我只是不想局限在四大八大十大,希望多扩张一些学校吧。
标题的意思是“海的节奏”,前两个单词是罗马音化来的,如果说真的有什么梗的话就是那首《阿吽のビーツ(Atsu no Heats)》了吧,但其实文章内容和这个没什么关系
本来想写出一种朦胧的感觉,结果最后变得有些云里雾里了。
大概是个爱情故事,但是感觉其实更像母子之间的感觉呢hhh

沙雕脑洞:当宝中去参加梦没了声

(是波澜哥的梗)
(真的很沙雕,慎入)
《校拟梦没了声》是一台音乐竞技类节目,选手上台比赛,三位评委决定这位选手是否通过。
介绍一下三位评委。
深外,人美歌甜,校拟界的女神。
红岭,人称小红红,相比起来一点也不凶(?)
高级,不知道为什么,选手就是不喜欢他
接下来是我们的选手。
宝中(初中部),一位rapper,战胜了隔壁的宝安人民医院(?)之后被洪浪街道办推送为参赛选手。

深外:选手你好,请自我介绍一下。
宝中扫了他们一眼,狂野地撩了一下头发。
红岭:……
高级:……
宝中:给你们带来一段我自创的rap《要是能重来,我要选宝中》。小弟,drop the beat!
宝中集团小学部drop了beat。

这段rap其实就是从一个学生的角度diss了四大,特别花了最长的时间diss高级。深外见到竟然有这种不要脸且不怕死的选手敢当面diss高级,一只耳环都吓掉了。

高级黑着一张脸。

红岭本来没什么反应,直到宝中刚结束rap,唱出第一句有调的歌词……
红岭:停停停,你调跑哪去了!
宝中:嗯?我歌的部分用的是神曲《爆炒红岭鸭》,没想到你竟然听过。
深外另一只耳环也吓掉了。

红岭:来,跟我唱,辣椒爆炒红岭鸭~福田人民都爱它~
高级:(和声)炒出香气~炒出美味~
宝中点点头,然后继续跑调。
红岭/高级:滚!
深外把地上的耳环捡起来,看着宝中离开舞台。

后台采访。
宝中:辣椒爆炒红岭鸭~福田人民都爱它~(试图唱准)!别拍了,再拍我就该在大哥(高中部)面前抬不起头来了!(一拳锤在摄像机上)
后来高中部赔了一台摄像机。